玻利维亚国家警察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新闻来源: 字号: [大 中 ]

/李钢


国家概况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西语为Estado Plurinacional de Bolivia),简称玻利维亚,是位于南美洲中部一个中低等收入的内陆国家。公元13世纪为印加帝国的一部分,1538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史称“上秘鲁”。182586宣布独立,为纪念解放者玻利瓦尔取名玻利瓦尔共和国,后改为现名。19524月爆发人民武装起义,民族主义革命运动领导人帕斯  ·埃斯登索罗(Paz Estenssoro)就任总统。此后,军事政变频繁,政局长期动荡。198310月恢复民主政体。

玻利维亚东北与巴西为界,东南毗邻巴拉圭,南邻阿根廷,西南邻智利,西接秘鲁。国土面积1098581平方公里,人口1039万。宗教主要是天主教,官方语言为西班牙语。行政首都即政府机构、议会所在地是拉巴斯(La Paz),法定首都和最高法院所在地为苏克雷(Sucre)。全国共设9个省、112个地区、337个市。

毒品之殇

古柯可入药,可以用于制作茶叶、面包和面粉,主要生长在安第斯山区,当地居民有咀嚼古柯叶提神的传统。但古柯叶也是制造可卡因的重要原料,在玻利维亚有许多人靠种植和贩运古柯叶牟利。据报道,玻利维亚是仅次于哥伦比亚和秘鲁的全球第三大古柯叶生产国,也是世界上第三大可卡因产地。

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目前玻利维亚有成为新的毒品中转中心的趋势。有人描述玻利维亚现在是处于 “蟑螂效应”(“蟑螂效应”指当房间中的灯亮起来的时候,蟑螂就会躲到黑暗处)时期。在南美,哥伦比亚毒枭成为打击国际贩毒的众矢之的,于是毒贩就把触角伸向了国外,瞄准了玻利维亚。

玻利维亚毒品交易的副产品是哥伦比亚式毒品入侵。在上世纪80年代末,哥伦比亚麦德林集团在玻利维亚拥毒自重,设定古柯膏和可卡因的价格、以雇凶杀人的方式威胁整个毒品社会。家族式毒枭在科恰班巴(Cochabamba)、贝尼(Beni)和圣克鲁兹(Santa Cruz)等省建立自己的封地,运用贿赂和暗杀等手段破坏地方政权。此外,由于世界第一大古柯叶生产国秘鲁在玻利维亚的西边,在跨国犯罪组织的控制下,秘鲁制成的可卡因通过边境地区运到玻利维亚。尤其是两国边境地区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成了运毒的黄金水道。同时,在圣克鲁兹的热带丛林中,隐藏着为数不少的可卡因秘密制造工厂。毒贩们也经常利用圣克鲁兹的二级公路和平坦地带作为运毒飞机的起降点。另外,在玻利维亚的东部有着与巴西长达3100公里的共同边界。据巴西方面称,进入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的可卡因中,有80%90%是由跨国犯罪组织操作,经玻利维亚入境的。这些可卡因除了满足巴西本地的消费之外,更向大西洋东岸的西非转运,最后到达欧洲。

上世纪80年代开始,贩毒集团的肆无忌惮,给玻利维亚社会带来难以摒弃的恶果。近年来,玻利维亚毒品生产更是有增无减,毒品走私日益猖獗——毒品走私的企业化、毒品走私手法多样化以及贩毒集团武装化——毒品之害夺去了千百万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毒品买卖干扰了经济正常而稳定的发展,毒品引发的刑事犯罪案件与日俱增,成为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玻利维亚政府就不断加大扫毒力度,频繁开展大规模的扫毒活动。有资料显示,玻利维亚缉毒特警部队自19887月成立以来,共进行了6万多次扫毒行动,缴获各种毒品320多吨,抓获5万余名毒贩,捣毁7万多个毒品加工厂和制毒地,并收缴了大量制毒原料和制毒化学药品。据称,2017年前三个月,玻利维亚警方在国内收缴了60多吨毒品,其中包括9.6吨可卡因。然而,打击力度越大、缴获毒品越多,说明毒品的需求越大、涉毒的活动越多。毒品及其衍生的犯罪给玻利维亚社会和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也给玻利维亚政府和国家警察带来双重考验。

国家警察

国家警察(西语为Cuerpo de Policía Nacional,缩写成CdPN)是玻利维亚主要执法力量,归内政部管辖,属政府执法机构、民事警察范畴,现有警员3.1万人,总局位于拉巴斯,全国范围内(包括高速公路)的报警电话为110

《警察和宪兵组织法案》(1950年)从官方角度将警察与军队加以区分。然而,国家警察在平息骚乱和应对大规模游行示威等行动中却经常请求军队援助。

简要历史

1826624阿亚库乔(Ayacucho,秘鲁东南部城市,1824年独立战争的战场,此战标志西班牙在南美统治的结束)大元帅安东尼奥 ·乔斯 ·德 ·苏克雷 ·阿尔卡拉(Antonio José de Sucre Alcalá)组建了玻利维亚第一支警察队伍。

1886年国家警察正式组建。同年,玻利维亚宪法明确了“治安权必须高度集中”的概念,为现今治安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奠定了法律基础,其影响一直延续到20世纪上半叶后期。直到1950年政府颁布《警察和宪兵组织法案》才对此进行大幅修改。

1937年,玻利维亚国家骑警总队(宪兵的前身)成立,从此,玻利维亚有了国家层面的军事警察组织。当时的国家骑警总队由军事警察、宪兵队、准军事化治安部队和陆军骑兵团等合并而成,并组建了骑警专业培训学校。后来,骑警学校更名为国家警察学院。

1952年革命之前,国家警察隶属玻利维亚国防部。军队承担了大部分治安任务,只将国家警察作为在紧急情况下招之即来的“预备队”。然而,作为积极支持革命的结果,国家警察从此获得更多的执法权限,规模也不断壮大。后来,国家警察和宪兵转隶内政部,成为内政部管辖的一支专门治安力量。不过,当时的国家警察仍由军队直接指挥,且地位和待遇均低于军人。

主要任务

玻利维亚宪法赋予国家警察崇高使命。宪法规定,国家警察不得参与党派或政治,主要任务是维持公共秩序、确保社会安定、保证法律执行;警方也负责保护外国外交使团的安全。宪法还规定,总统是(军队和)国家警察的最高统帅,内政部长兼管国家警察,国家警察总局长具体负责警察机构的业务管理。在全国紧急状态下,总统有权直接指挥国家警察的行动;在国际冲突中,国家警察必须服从国防部长的调遣和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指挥。在这种情况下,宪法要求即使是所谓的“预备队”,警方也要与军队密切合作、并肩作战。

组织结构

玻利维亚国家警察下辖国家宪兵(5000人)、国家调查总局、海关警察、交通警察、国家公路警察(在交通部指导下开展工作)、消防总队(消防人员全部为警员)和国家警察学院等部门和机构。为了改善警察公共关系,警方在上世纪80年代成立了社会交流部。这些单位相对独立,由总局长办公室负责协调工作。总局长办公室也是玻利维亚警察和宪兵执法活动的总指挥部。该指挥部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常设工作人员有12人。

国家警察人员分为制服警员(含宪兵)和文员(含刑事调查员、技术人员和辅警)。警员的衔级与军队同类人员相同,主要分为新警、警士和警官等。警员提升须达到晋升的年限(通常是四年,上尉和警士为五年),符合条件者参加年度考核,合格后经总局批准晋升;文员只分为高级和初级两种。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家警察中宪兵人数占大约80%,其余20%是常规警察(含文员),负责犯罪调查、法医、管理或者后勤保障等业务。其中约50%的制服警员和60%的文员在拉巴斯工作。拉巴斯警察局下辖治安大队、排爆大队、交通警察支队和女子警察大队。交通警察支队拥有警员600余人,只有这支队伍的警员平时可以随身携带武器;女子警察大队为执法行动提供支援,特别是在交通执法中为妇女和儿童提供帮助。

警区治安机构

国家警察是一支高度集权的队伍,在玻利维亚全国(九省)设立警区,在每个警区派驻国家警察和宪兵,警区警察局直接向位于拉巴斯的国家警察总局长办公室报告有关事项。每个警区通常由一位准将领导,下辖城市执法和农村治安力量。警区警察局设在各省首府,负责协调和领导本区治安执法活动,分别管辖城市执法局和农村治安局。城市执法局设在各省首府城市,负责本市城市巡逻、治安执法和地方监狱的看守,以及犯罪调查工作;农村治安局下辖的警力负责守卫玻利维亚边境线以及江湖港口上27个重点边防检查站,包括海关警察和专司打击走私及其他非法越境行为的宪兵。宪兵也在偏远及人口稀少地区担负治安任务。

每个警区国家警察的人员和单位——无论规模大小、编制异同、任务轻重——都被看做一个整体,全部归警区警察首脑领导。不同的是,部署在拉巴斯的两个宪兵大队由总局长和总统直接掌控。此外,在圣克鲁兹省的圣伊格纳西奥(San Ignacio de Velasco)和波托西(Potosí)省的图皮萨(Tupiza)专门派驻独立的宪兵大队。这两个宪兵大队配属给省治安力量,归省警察首脑直接指挥。

都市警察

所有城市有权组建地方警察加强地方执法行动。例如,拉巴斯就有这样一支警力,即“拉巴斯都市警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这支队伍的主要任务仅限于停车管理和地方执法。“拉巴斯都市警察”下辖四个警局,全部警力为500人,其中400人为制服警员,100人为文员。第一警局主要负责拉巴斯市核心区域;第二警局下辖5个分局,分管拉巴斯大部分地区;第三警局负责拉巴斯的卫星城埃尔阿尔托(El Alto);第四警局管辖拉巴斯南部区域。

特别警察

内政部管辖的特别警察包括反骚乱、警卫、缉毒和反恐等特警部队。

特别安全大队

特别安全大队(Grupo Especial de Seguridad, GES)是一支集行动和技术于一体的专业警队,编有多个机动中队,现有人员约450人,主要任务是重建公共秩序,保护公私财产不受侵犯。通常情况下,他们在立法院、内政部及其他公共机构执勤,也负责宪兵司令部和国家调查总局的安全保卫工作。

GES也担负反恐任务。19873月,法国警方派出顾问,与玻利维亚专家一起为400GES人员进行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反恐培训课程——包括技术和心理培训,目的是组建一支应对人质劫持事件的特种警察大队。同年6月,玻利维亚警方宣布成立一个22人反恐指挥部,下辖一支多用途干预大队 (Brigada de Intervención Polivalente, BIP), 负责处置“罕见暴力事件”,如劫持人质事件和颠覆活动。

反恐部队

国家警察拥有一支特别反恐精英部队(Fuerza Especial Antiterrorista de Elite, FEAE),由总统直接指挥,主要任务是反恐及处置突发事件。

缉毒警察

国家警察缉毒警察,即缉毒特警部队(Fuerza Especial de Lucha Contra el Narcotráfico, FELCN) ,成立于1987年,现有警力约6000人。据称,FELCN是玻利维亚装备最好、训练最棒、能力最强的一支特警部队。这支专司缉毒和反暴乱的队伍从人员到装备乃至训练曾经得到美国政府缉毒局的大力支持,逐渐成为玻利维亚政府“毒品战争”的一支拳头部队。1989年初FELCN建立了自己的情报机构,专门搜集毒品走私犯罪嫌疑人的相关证据。在其编制内还有一支精干队伍,这就是农业地区警察巡逻大队(Unidad Móvil Policial para reas Rurales, Umopar)Umopar,通称“猎豹”,组建于1983年末。当年,玻利维亚政府与美国政府共同签署缉毒合作协议,旨在根除祸国殃民的毒品交易行为。玻美合作催生了“猎豹”,为其成长提供足够的资金,并制定行动目标和训练计划。

旅游警察

旅游警察是玻利维亚警界的“精英”,招考要求更具有专业性。首先,旅游警察为游客带来了“安全感”;其次,旅游警察具有行政处罚权,能够出具罚单,甚至吊销营业执照或从业资格。另外,旅游警察还可以直接进行失窃、抢劫案件的侦办。目前,国家警察只在行政首都拉巴斯和中西部城市科恰班巴派驻旅游警察。随着旅游事业发展需要,国家警察计划在东部省圣克鲁兹首府圣克鲁兹市组建旅游警察。

监狱警察

根据规定,玻利维亚监狱由警察负责看守。不过,由于经费短缺,警方只负责监狱外围的巡逻警卫,而内部安全通常交由监狱的囚犯实施所谓的“自治”。在玻利维亚绝大多数监狱,监狱的囚犯选出头目,负责维持监狱的秩序以及囚犯的教育、劳动等事宜。同样,由于监狱缺少资金,囚犯不得不自己出资购买或租借牢房,或者支付伙食费。因此,大多数囚犯必须从事某种劳作换取报酬。

在科恰班巴市的监狱,一个名为艾尼 ·卢威(Ayni Ruway)的公益组织为囚犯提供一种谋生手段以换取生活费,如教囚犯学习木工手艺或制作金属制品。该组织也为囚犯开设文化课、进行计算机培训等。

在男子监狱,囚犯被允许与妻子和孩子生活在一起。每天,妻子和孩子可以离开监狱去工作或上学。因此,许多监狱人满为患。在科恰班巴,只有一所监狱是为特定目的而建造的,看上去是最安全的监狱,这就是埃尔 ·阿布拉(El Abra)。而其他的监狱都是旧仓库改建的,多是破败或拥挤不堪的老房屋。

其他警力

国家警察还有下列特别机构和单位,如人员身份识别中心(DNIP)、打击和控制犯罪特警队(FELCC)、缉毒特警队(FELCN)、海关警察缉私队(COA)、车辆盗抢预防和调查大队(DIPROVE)、选举活动安全保卫大队(USPAC)、家庭保护大队(FPB)、市民调解办公室(OCC)、林业警察和环境保护大队(POFOMA)、重大活动安保大队(Los Pumos)、要人警卫大队(USEDI)和特别任务大队(DELTAI)。

此外,国家警察编制有如下安全与公共秩序部队,如徒步巡警大队、无线电监控巡逻大队、警民联合巡逻多用途公共安全大队、交通安全保卫大队、消防大队、行动和战术警察大队、乡村和边境警察大队、骑警大队以及警察培训中心。

教育培训

从玻利维亚历史上看,由于收入少、条件差、声誉低等原因,警察不是人们喜欢选择的职业。所以,一直以来警方招收不到高素质人才。警员和文员通常是从城市小中产阶级中选取。警官多是国家警察学院毕业生,或者来自军队,或者拥有实际能力的官员以及上级直接任命的警界佼佼者。

高级文员多是因为政治需要而直接任命。虽然特殊教育背景并不是文员担任职务的先决条件,但是他们上岗之前还是要接受相关的任职培训。新警员在入警后接受四个月的训练,然后补充到各警队。

国家警察培训季始于每年的2月。成立于1983年的“青年警官基础培训学校”(Escuela Básica Policial de VaronesEBPV)担负国家警察尉官培训任务。这些警官在这里接受为期一年的相关业务培训。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国家警察学院开设四年制的培训课程,包括刑法、刑事和民事调查、犯罪学、弹道学、实验室科学、毒品控制、交通管理、安全保卫、武术和公共关系等。此外,学院还开设专门课程,教授从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美国陆军特战学校引进反暴动课程。

该学院也提供外训课程,挑选相关人员在美国或者其他周边国家阿根廷、智利、巴拉圭和秘鲁进行培训。培训结束后,这些受训人员一般分配到一线重要执勤岗位担任指挥员,或者在警察学院担任教官,抑或在警察系统组织和指导初级培训。

过去,警察学院的入学要求更注重学员的政治可靠性和对政府的忠诚度,而文化程度则是次要的因素。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申请人必须接受体格检查、体能测试和心理考核,同时也参加常识性知识的考试。一旦录取入学,学员自动免除服兵役。学院每年招收480500名学员。毕业时,如果考试合格,学员获得人文学士学位、标志警官身份的佩剑以及警察少尉的委任状。一般说来,毕业生要回到原来的警队任职。

1983年该学院开始招收极少数女学员;那个年代,警察系统录用女性警员也只是在试验阶段。

高等警察专科学校(Escuela Superior de Policías—ESP)组建于19692月,主要培训中校及以上警官,学习警队管理和治安行动指挥。

害群之马

玻利维亚有悠久的文化和美丽的风景,但也有无尽的贫困、毒品、暴力、犯罪和腐败。尽管近年来,玻利维亚在社会公平、民主自由、遏止毒品、打击犯罪和反腐倡廉等方面均取得一定的进步,但是距离人们的期望值,特别是清廉警界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

19869月,玻利维亚一个科研小组的三名重要成员在圣克鲁兹省邻近宛查卡国家公园(the Huanchaca National Park)的一个秘密毒品加工厂附近遇害身亡。此次谋杀案导致该国最大的可卡因加工厂暴露,也为警方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巨大的国际制贩毒组织的存在。据悉,该组织的成员以哥伦比亚和玻利维亚人为主。缘于此案,时任总统帕斯 ·埃斯登索罗(Paz Estenssoro) 解除了据传与贩毒集团有牵连的玻利维亚警察首脑和副首脑的职务。

可悲的是,以根除毒品交易为己任的“猎豹”巡逻大队也陷入腐败的泥潭,特别是在恰帕尔(Chapare)地区。1987年,根据一份调查结果,毒品贩子一直向“猎豹”巡逻大队的警员和恰帕尔地区官员提供1500025000美元贿金,以获得每次72小时的“保护”,来达到运毒飞机从秘密跑道装载毒品并安全起飞的目的。19882月玻利维亚国防部副部长宣称,驻扎在恰帕尔地区的“猎豹”巡逻大队大约90%的成员,包括12名中、高衔级的警官,由于涉及毒品交易而被开除。19885月,拉巴斯《现状报》(Presencia)报道,甚至“猎豹”巡逻大队的头目都与毒品贩子有勾连。

198810月,社会防空秘书处副秘书长重申,毒品贩子获得政府某些重要部门和人物的保护,包括军队将领、警察高官和法官。198912月,玻利维亚缉毒警察逮捕了前内政部长阿尔塞 ·戈麦斯(Arce Gómez),随后以吸毒贩毒罪将其引渡到美国受审。

2012622,在拉巴斯,一些警察因不满工资待遇问题举行罢工,并与军方发生冲突。当天,一些参与罢工的警察占领了当地情报机构大楼。他们焚烧家具和文件,并试图阻止消防人员进入。军方随后使用催泪瓦斯和喷雾对骚乱人群进行驱赶。

罢工抗议活动还席卷玻利维亚其他地区。全国共有大约4000名警察参与。参与抗议活动的警察表示,在玻利维亚,警察工作条件恶劣,工作时间长,月收入只有188美元,而国家的养老计划也不够完善。他们希望通过罢工活动得到应有的尊重。

201473,玻利维亚警察又为加薪引发暴乱,要求将每月最低工资标准提升到301美元。有人在街头投掷催泪瓦斯,部分警察占领了拉巴斯重要大楼。

20151025,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玻利维亚的圣佩德罗(San Pedro)监狱因各种臭名昭著的事件而被戏称为地球上“最奇葩危险的监狱”。圣佩德罗监狱坐落于拉巴斯的一座山上,关押着3000多名男性囚犯。监狱内有着十分恐怖的施刑手段和设备,让人听着便毛骨悚然。但监狱的管理却十分混乱,无论白昼与黑夜,常常可见囚犯的孩子在监狱内嬉戏打闹。实际上,这里已经脱离了外部警卫的管束,狱警的唯一任务就是防止囚犯逃跑。另外,该监狱号称玻利维亚最纯可卡因的产地,里面的毒品交易十分猖獗,俨然已成为玻利维亚另一处毒品集散地。因监狱管理人员从囚犯手中收取了巨额贿赂,所以他们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政府对圣佩德罗监狱的现状似乎持默许态度。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